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  

2016-11-30 16:08:09|  分类: 社会-教育-图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

记者:杨宝璐、郑林

他们的存在是公开的秘密

从贵州安顺市到江苏省常熟市,距离约有1900公里。小韦乘坐大巴花了两天多时间,几乎横跨了中国。

这是他15岁的生涯中走得最久最远的一段路。今年2月,辍学近两年的小韦来到常熟的一家作坊打工。直到11月,作坊因涉嫌雇用童工而被查封,他一共在这里工作生活了9个多月。

在关岭县,台球厅成了辍学孩子消磨时光的最好去处

来到常熟这么久,对于这个城市而言,他却是个陌生人。除了厂房和宿舍以外,他一次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,他不认识路,而且也没时间出去玩。

像小韦一样的孩子还有很多,在长长的生产线上,他们的存在是公开的秘密。

出来的时候,他们都对外面的世界抱有美好的幻想,但单调而繁重的工作却将他拴在了工厂的缝纫机前。

上班、睡觉、玩游戏,成了他们周而复始的日常,像车轮一样,碾过他们的青春。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外面的世界不精彩

QQ空间是为数不多用文字描摹生活的地方,内容一成不变:10月10日凌晨1时19分:终于下班咯,11日晚上11时:下班咯.

直到工厂被政府稽查人员敲开之后,这城市的样子,才一点一点地展现在小韦眼前。

当地政府部门立即展开行动查封作坊,根据北京青年报记者掌握的名单,在找到的10名童工中,有7名来自于云南和贵州,小韦就是其中之一。

从11月22日起,4名孩子被安置在一家酒店里,有政府工作人员全天候陪同,负责他们的饮食起居。在等候父母来接他们的这段时间里,他们就呆在房间里看电视、玩手机游戏。晚上,工作人员则和他们住在一起,偶尔带他们出去遛遛弯。

这是小韦来常熟以来,第一次这么悠闲自在。在作坊里,他们和自己操作的缝纫机一样,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在不停地运转。早晨8点上班,晚上11点下班,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。因为是计件工资,小韦每天约要完成800件。在产量面前,老板订下了严格的时间要求。“只有吃饭时可以休息,一般十几、二十分钟,不超过半小时。”累了就戴着耳机听听歌,手不停,作为流水线上的一颗铆钉,他停下来,意味着下一环节就会迟滞。

同厂的小刘告诉记者,有时候加班晚了,第二天起不来,老板会去宿舍喊他们,“很多时候上班都是打着迷糊。”每个月,他们只能在1日休息一天,节假日也只有端午可以休息。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沉默,是疲惫生活的常态,

孩子们自己找乐子,玩手机成了不可替代的娱乐,即便工作到很晚,睡前也得打一会儿游戏,“有时候甚至通宵玩游戏。”小韦告诉记者。正因如此,老板担心他第二天没精神,影响生产,会在12点收走手机。

几乎每个人都有撑不下去的时候,大约在7月时,小韦差点辞职回家。长期的加班让他觉得有点吃不消——2月份作坊老板冯某去他家,跟他父母商量要招工的时候,他没想到这工作这么累。父母也没多想,只是嘱咐冯某要照顾好小韦,就由他跟着老板远走异乡。

让他坚持下来的动力,是没有结算的工资。“走了没法结账,扣下的工资就不给了。”小韦介绍说,他们4个“童工”每个月的工资是2500元,老板每月先会支付1000元作为生活费,剩下的等到年底结算,如果提前走,被老板扣下的那一部分就算白干了。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挡不住的辍学脚步

在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,打工回来的辍学生,往往在班上绕一圈,一些动摇的学生就跟着走了。

1900公里以外,在不少小韦的同龄人眼里,这样的生活,却是值得艳羡的。

不读书,就打工。这在小韦的家乡贵州,几乎成了一种共识。小韦告诉记者,他还有5个同学也在江苏打工,工作内容和他差不多。越往乡镇走,辍学的情况就越严重。

据新华网报道,2015年,贵州省的初中辍学率真实情况严峻。在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的一所中学教数学的郑超(化名)告诉北青报记者,初中刚开学,一个班齐齐整整60多个学生,初一没结束就走了四五个,初二再走几个,初三班上就能空出许多了。

和小韦情况类似,这些孩子离开学校,能找到工作的就去打工,找不到工作的就在街头晃荡。

这些出去打工的孩子,虽然赚钱不多,但每次回来,都能引进一股二手的“潮流”。“一年能攒下5000元就不错了,过年一回来,先买个二手摩托车。”郑超说。出去的孩子不一定会变成熟,但一定变得“社会气”。前几年,他们穿着带破洞的牛仔裤,烫个杀马特的发型,往摩托车上架俩低音炮,轰地在县城的马路上飙出去,马达颤抖着怒吼,混合着低音炮功放的音乐,引来昔日同学纷纷注目。

这也是老师们最为紧张的时候。往年,郑超从来不允许外出打工的学生打扮成这样出现在教室门口。“有些孩子一看以前的同学打扮成这样,觉得很拉风,自己也会跟着学。”

往往一个回来,在班上绕一圈,一些动摇的学生就跟着走了。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穷不是辍学的根源,教养与父母素质是主因。

“学不进去。”小韦告诉记者。小学时,他还是个乖孩子,学习成绩也不错,但上了初中之后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,成绩就落了下来。终于,在初一快结束的时候,小韦提出了退学,父母没劝,“他们知道劝我也没有用”;学校老师也没有挽留,“现在的老师哪有劝的,都是随自己”。

学生流失的原因千奇百怪,有的悄不作声两三天不上学,老师打听到家门上,才知道学生已经出去打工了,还有一次,郑超发现自己代课的一个班有两个学生没有来,问班主任孩子干什么去了,班主任跟他说,“你问这做啥,人家回去结婚去了。”

在老师们眼里,社会和家庭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差,尤其家长自身的素质是主因。这里没有连温饱都满足不了的穷。

多位中学老师向北青报记者强调道,“尤其在县里,那种温饱都满足不了的穷很少。”

语文老师康明(化名)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根据政策,贫困生每年有1250元的补助,分摊下来每学期625元,学校提供一顿免费的午餐,而晚餐也只需要三元。如果节省一点,完全可以解决一个贫困生的温饱问题。况且,在义务教育阶段,所有的学费、书本都是免费的。“我们班上就连自己印的复习资料都不会向贫困生收钱。”郑超说。

“别的地方学生捣蛋,老师有时候会停课让学生回去反省,在我们这儿从来不敢这么做。”李娜说,在这里,如果让学生停课反省,相当于就让他们辍学。“他们会跟家长说,老师不让我上了。”

为了减少学生辍学,班主任都会去学生家里反复做工作,但收效甚微。康明到一个学生的家里家访,兴许是被老师唠叨得烦了,学生直接操起镰刀,威胁要砍他。家长在旁边劝,说的话却是“老师你看见了吧,我们是真的管不了。他不想读就不读了吧”。这件事情让康明一直记在心上,伴随着他从乡镇的中学一直来到县里的中学。

家长们所表现出来的淡漠态度,时常让老师们有一种无力感。今年3月,李娜带初三班级,就差三个月就要中考了,学校组织了一次家长会。那一天,李娜专门穿了一身正装,提前站在讲台上等着,令她难以置信的是,班里一个家长都没有来。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茫然是孩子的普遍状态

茫然。这是很多这里濒临辍学的孩子的普遍状态,他们不只是不想读书,事实上,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。

“没想过那么多,就是单纯想出来。”小韦回忆道,当初离开学校时,他并没有想过打工自食其力,只是觉得趁年轻出去闯闯、见见世面,比在家里呆着要好。

在关岭县,能坚持读到高中的并不多。李娜告诉记者,今年6月,毕业班500多名学生,只有200多个考上了高中。

“要是能考到全省有名的安顺二中,上个好大学,差不多就有保障。”郑超说。2016年中考,安顺二中的分数线是549分,数据显示,关岭参加中考的3047名学生中,只有12.83%分数达到了500分以上。

郑超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老师,因为他从来没有带过“重点班”的学生。

而在这里,普通班,差不多就意味着“与高中无缘”。郑超给北青报记者举了个例子,他在乡镇中学教书时,毕业年级300多人,只有50多人能够挤过中考。

薄弱的小学阶段教育,让初中老师的课程几乎上不下去。老师说,初一一上课就蒙了:“很简单的题,100分的卷子,能考40分就算是可以交待了。”郑超说。

偶有清醒但乏力的学生找他谈心,不安而惶惑,“老师,人家没读书的出去打工都能赚那么多钱,我就算读完初中,又能怎样呢?”

他只能尽力去安抚这些孩子,尽量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来说服他们。“我拿自己跟自己那些没读书的朋友做对比,至少我现在是个老师,而我的那些没读书的朋友们,他们更多是在混日子。”

对于年轻的孩子们来讲,道理简单而遥远,近在咫尺与真实的,是网吧里并肩打怪的伙伴,与游戏中的分数和排名。

周日下午五六点,本该是寄宿生返校的时间,北青报记者却在网吧见到了不少稚嫩的面孔,一边是电脑屏幕照映出来的专注,另一边则是台球桌顶灯光照耀下的雀跃。不少人背着书包。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出去容易,回来就难了。

一年年学生来了又去,教书、劝学,康明看不到希望,十来年了,改善不大……

“既缺乏社会道德,又缺乏社会认同感。”康明说,“老师和学生都缺。”

今年是他教书的第13年。这13年里,最让他自豪的是教出了考上名校研究生的学生。但更多的是失落,他初为人师时教的学生,甚至还有服刑的。

但他很少给自己现在的学生讲研究生的故事,他把这份荣耀埋在心底,这是作为一名老师隐秘的欣慰与骄傲,“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,这太遥远,不想给他们太多够不着的东西。”康明说。

康明最不想在街头看到自己曾经的学生——而在街头晃荡,则意味着浑浑噩噩地混日子。而学生们也同样不想看到他。街头偶遇,总是远远地躲开,或者低头不打招呼就走掉。

见识过世面的小韦尚未想好今后的日子。他想回家学点计算机技术,小刘则决定补补课。

2014年,有个家长找到郑超,求他再收下儿子。“他初一就辍学出去打工了,但学籍一直保留着(这样的学籍列表名单在上面是真实存在的,其实在下面是空的),现在回来直接跟初三班,学初三的知识,更难!”郑超没有抱太大希望,“毕竟太迟了。”

学生回校之后,郑超照例找他谈话,要求他把“莫西干头”剃了,稍微努力一下,但仅仅安分了一天,到第二天晚上,郑超去学生寝室查寝,这名学生已经翻墙逃了出去。

一年年学生来了又去,教书,劝学,康明看不到希望,“十来年了改善不大”,但又不忍放弃。

刚刚开学两个多礼拜,张宇(化名)就坐不住了。没等老师对他有更深的了解,他就开始旷课。勉强挨到11月,便再也不肯去学校。

张宇的年龄实在太小,连打工都没处去,只得在街上逛荡,去网吧打游戏。母亲不给他零花钱,但他从不缺钱,在绍兴打工的大哥,一给就是几百元。

张母对街上网吧的熟悉程度,甚至比对自己儿子更深。她带着记者去网吧找儿子,网吧管理员都认识她。但张宇不在网吧,她不知道儿子还喜欢去哪儿,也不知道儿子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,甚至连儿子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。

母子最近一次交流,是她劝儿子回去读书,气急了,她打儿子。张宇还了手,并撞碎了街边卖小吃的小推车的玻璃,到现在,她的后脑还在疼.......

辍学后,茫然是孩子的精神常态,因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! - 静水流风 - 孩子,不逼自己,你就不知道自己多优秀


孩子,不逼自己一把,你就不知自己有多优秀
父母舔舐伤口的垂泪,能否唤醒被宠爱撕咬过的灵魂
逆境是成长,顺境是活着!素质教育究竟长啥样? 
是什么让花季少年宁死不活?校园暴力的残忍与根源探究 
孩子学渣思维,是家长教育思想与素质最真实的映射

用爱宠坏孩子,你只需以下几种方法 
中学生“初二现象”如何预防和刚柔并济的管理孩子 
从小学生到博士生,我的一些学习上的感悟 
孩子为什么对越亲他的人越容易生气发火? 
我很尽心,可孩子的成绩让我伤心
成绩不佳的学生照样是人才
孩子注意力不集中“不是”多动症
孩子!想成长不想拼搏,流泪给谁看?优秀的人都很忙!
孩子,你为什么要学习,因为你的天敌很强大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